北京海淀本地生活资讯新媒体

一辆叫303的公交车
2017-9-5 09:35| 发布者: editor| 查看: 813| 评论: 0|来自: 信息来源:网友投稿 本文作者:洲峂
摘要 :   303路公交车的终点是一个距离北京西郊皇家园林颐和园还有50分钟车程的村庄——一个除了村里的土著,鲜有人知道的地方。据说303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独自肩负着把海淀最北边的上庄人民拉进北京城边上的重任,所以 ...
  303路公交车的终点是一个距离北京西郊皇家园林颐和园还有50分钟车程的村庄——一个除了村里的土著,鲜有人知道的地方。据说303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独自肩负着把海淀最北边的上庄人民拉进北京城边上的重任,所以在老上庄人的心里,上城里,就跟华山一条路一样,只有赶上303。


永远蜂拥而上的303

如果在现今的北京还要强调排队乘车秩序的话,好像有点讽刺了,恐怕不只是北京,即便在中国的其他任何一个中型以上的城市的公交站点举起请排队乘车的牌子,都多少有点侮辱乘客的感觉。但就是这项放之四海皆准的社会规则,好像单单不适用于一个地方。

直到今天,303的始发站颐和园北宫门的站台上每进站一辆车,都有几十人忽的围成一个大扁三角形,三角形最长的那条边与车身保持着平行,径直地从站台平移向入站的车。挤到车门跟前儿,从不得不被缩短的边长中挤掉的人们开始推搡、咒骂。假如你幸运地成为站在头里的几个人,那你一定不能在关键时刻腿软,要使劲跟上节奏、用力踏上车的台阶,因为稍不留神就会被身后涌来的人扑倒、踩踏在脚下。这种生猛粗犷的场面让我不由得猜想:或许在十几年前,从城里回家的人们只有这一趟车可以乘,而且车的间隔还很长,错过了这一辆,就要错过了老婆在家烙的热乎乎的大饼夹肉了。

文明乘车的规则并不是在制定之初忘了通知这个角落,实在是这里的生存法则比文明更管用。

快乐的健身车

有个同事每天坐303上下班,直到有一天她不幸流产了,周围的人都对她说了同一句话,以后别坐303了。我一直想建议在303的车厢内写一句话:孕妇与刚吃完饭者禁乘。但对于这两类人之外的乘客来说,坐在303车的中后部,是不可多得的绝佳的颠颠乐体验。远远地看坐在最后一排的人,会以为他们正在海上冲浪,陡然直立一秒而后重重地摔坐在座位上,脸上的表情同时被摔得开了花;又像是在排练合唱,齐刷刷地左右摆动着上半身,协调又律动。其实真正的乐趣在于亲身体验,坐一程车,消化掉胃里的食不说,还能同时享受全身松骨按摩外加无间断的机械抖脂,准保下车的时候瘦二两肉。而且靠持续不断的颠簸的重力感应,说不定还能跃居微信记步里的头几名。

我是个没溜儿的人,偶尔扎进人群里蜂拥着上车或者坐在后排颠颠乐的时候,总会莫名地开心起来,因为挤上了那趟车我就能早点回到小镇;因为在颠簸里我不用起哄就能加入到群魔乱舞的摇摆中。

被偷走的萨其马和没人要的文件

一个周末,我拎着从城里采购回来的一大包用来囤积的零食挤上车,勉强找了个可以扶着的地方站定,随即把零食兜儿放在脚下。拥挤的车厢里没人有空间接纳你自然体形以外鼓出的部分,所以最好的方式便是把塑料兜儿放在你张开的与肩同宽的双脚之间。那一路异常拥挤,车驶到上庄乡附近,人和人之间才拉开点缝隙,我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我的兜儿,发现兜儿瘪进去了一角,奇怪!我拿起来一看,放在最上面的一袋萨其马不见啦?!我左右看看,地上除了人脚别无其它的东西,我试图想找到我的萨其马,但却连它还在不在车上都无从知道,我怏怏地下了车,心里却还忍不住好奇,那个“拾”萨其马的人究竟是个怎样饥饿的人啊……

从ZF用档案袋装回来一沓文件,给老人让座后,我便将档案袋暂时放在老人座位底下,自己站在离它不远不近的地方看着。乘车的人上上下下,基本上没人知道那个袋是我有意放的,然而却也没一个人在它的身上停留超过一秒的目光:有的人看了一眼,然后无视它;有的人根本就懒得去看它。整个车厢连一个被它引发兴趣的人都没有。到站了,我略有失望地捡起它下车。或许,在这趟车上,更实惠的遗失品才更有价值吧,比如我的那包萨其马。

碰我手的男孩与要当西施的女人

在303的全部20个站中,唯一一个与现代和进步能挨上边儿的站是北大资源学院,一所专修学院。许多在这里读了几年书的青年已经习惯了他们没有人烟气的校园。他们的大学记忆恐怕和热闹与先进无关,有的更多的是与世隔绝的清静和不论魏晋的浑然。一次,我顶着破草帽穿着连衣裙站在车上,身旁的小鲜肉好奇地靠近我,在车的颠簸中几次看似无意实则有意地碰着我的手,他碰得很小心很保守,使得我如果大呼流氓就反倒成了自作多情的神经病。于是我让了让位置,但他还是跟着靠了过来,用更小心更保守的力度用他的手指尖轻触我的手。我突然心生怜悯地觉出他的可爱,我想把草帽一摘,给他看看姐姐我的真面目,但终究我没有,只是悄悄地离到了距他很远的位置。囿在一座看不到春天的村落里,如果哪天遇到一个适龄的男女,别说你会比他高雅斯文很多。

在一趟进城的303上,上来一位打扮怪异的女人,她一身明丽轻浮的撞色装,五官画的像混了色的调色板,胸前挂了巴掌大的一张厚纸,上面写着“我是西施”。她的加入没有引发车内过大的骚动,但却足够引人瞩目了。这个时候,我通常会去判断这种人是要演出走秀或者是精神异常。我试着偷偷地看她,从她平稳而流畅的不间断的察言观色中,我断定她并无精神障碍。那么,是街头艺术吗?我不知道她要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展示给谁看。从她的眼睛里,我分明地读出了“渴望”,不是为了一个节目或者一场秀的商业推销的渴望,而是纯粹的为了显示她个人魅力的一种渴望——原始、充满野性而又隐蔽。不去猜想在这个女人身上经历的过往,此刻的她,是在使出浑身解数想要证明她是西施。

我几乎没有体验过在早晚高峰的时间里乘303进出城,那场景想想都觉得可怕。303好像是一辆永远和这座城市无关的车,既不感受城中的潮汐变化,也不参与都市的文明与繁华,它终生的使命就是把住在海淀西北的人民送到这个城市的边上,然后再把他们从城边上接回自己的世界。

如果你有朋友还在上庄,当他们在微信运动榜上的排名陡升的时候,记得给他们点赞,或许他们正在坐着颠簸的303赶赴城里的一次相聚,这是他们与这座城市发生关联的唯一证明。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最新评论

发表新帖 客服
微信
手机
回到顶部